那么我将怎么面对我的存在

作为一个赛博朋克爱好者和长期关注丹尼斯·维伦纽瓦作品的影迷,银翼杀手2049不可避免会成为我今年最期待的作品。而最终它也没有辜负这种期待,在仅看了一遍2D版本,这几天又看了一些评论之后,我脑袋里已经有不少有趣的想法,想要写一篇影评来记录了。

       先谈一下剧作,本作对1982银翼杀手的故事进行了非常充分且有趣的发展。不光从情节层面,更从哲学思考层面。
       在前作中,哈里森福特扮演的银翼杀手在结局处面临问题是: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但假如我其实是生化人,我之前的一切行为都是设计者设计的结果,那我将怎么面对我的存在?
       而2049的前半段,银翼杀手K所面对的恰恰是一个完全相反的问题: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复制人,但假如我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我之前的一切行为都是他人蒙蔽的结果,之前的生活犹如行尸走肉一般,那么我将怎么面对我的存在?
       如此工整的对仗已然没有辜负雷利斯科特交出的接力棒,但是还有更多。K在进一步追寻自身起源的路程中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人类,甚至只是掩护他人的诱饵,一个真正的复制品,一个完全出于设计的存在。面对这样令人崩溃的真相,K又该怎么办呢?之前所有追寻都是徒劳吗?自己又要回到之前那种行尸走肉一般的状态,在问询室里一遍遍地回答同样的基准测试吗?
       显然不是的,从他开始思考自己的起源,脑海里开始形成另一种可能的生存状态(与虚拟女友的爱情),改变就已经发生。换句话说,在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而是生出来还是制造出来的,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已然不重要。试问当一个复制人对他人为自己设计的生活而感到愤怒时,他还是作为一个产品而存在吗?

       明眼人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上面对剧本的解读与存在主义的联系。是的,主角的名字叫K,这很难让人相信是巧合。以我的理解,本作的精神内核就是存在主义的。

       说到这里就该提提我看到的一个有意思的评论,该评论的作者认为银翼杀手2049就是一个惯常的寻亲故事。我自然是不认同的,我觉得该评论作者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观点,是因为他没有站在本作科幻设定的角度来思考。作为人类,我们可能认为被“生出来”很自然,有爸爸很自然,寻亲是很平常的故事。但是在本作科幻设定的情境中,一个复制人去寻找自己的起源,却是在探寻存在的本质。一个复制人,本应该是被设计出来满足制造者某种目的的产品,用萨特的话说,是本质先于存在的。而一个被生出来的人类,是存在先于本质的,他的存在没有特定目的/意义。而身为复制人的K探寻自己起源的举动和探寻过程中的行为,已然证明自己的存在不是前者那种情况而是后者。

       本作中反复出现的一个线索就是生殖能力,我看到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生殖的能力让复制人成为更接近人类的存在,那么动物也能生殖,动物也跟人一样咯?如果按萨特的存在主义来说,还真的是如此,人跟动物一样,存在先于本质。被生出来,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仅仅就是存在于世而已,在这个世界活过,然后死去。存在的真相固然让人感到沮丧,但是,人类往往会选择重构一个意义,以填补自身其实没有目的的存在。换个角度想,这其实反而给人以自由的感觉。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如果没有科幻设定,这样的能将哲学思考和剧本高度融合的故事是很难编出来的。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复制人这种似人却非人的存在。因此如果接受了存在主义,那么便只有存在先于本质这种情况,反之则是另一种,而不存在科幻设定中微妙的中间状态。这就让我想到,我为什么热爱科幻题材的故事?不是因为其中有多么炫酷的科技概念,以显得我是高智商人群。而是因为科幻超前地展示了未来我们可能面对的情景,在这些情景中人类所面对的永恒问题可能产生新的思考。与其它虚构题材的不同在于,科幻具有最高的可能性,它所描绘的很有可能就是人类的“明天”,因此具有一定现实性。

       而这么多科幻流派中,我最着迷的又是赛博朋克,因为赛博朋克故事与哲学思考结合得最成功。例如,《攻壳机动队》(自我同一性/灵魂)、《黑客帝国》(本体论)、《杀出重围:人类革命》(科技伦理)。赛博朋克设定具有我上面所说的科幻故事的魅力,而且更为突出。赛博朋克不论从视觉表现和精神内核上概括都是“先进与落后并存”。一般在一个赛博朋克故事里,先进在于人类对自身肉体能够随意地改造,落后在于:人类在精神上仍然陷于那几个永恒的问题而显得迷茫无助,无法达到与进化过的肉体一样的高度,无法成为更高级的存在。

       从美术风格上,本作也不满足于单调地重复赛博朋克元素。除了标志性的九龙城寨水泥森林,还另外加入了很多取自废土, 真空管朋克式的场景,例如那场舞厅里的打斗戏。不得不感谢罗杰迪金斯给观众带来了一场科幻美学盛宴。

       接下来说说缺点,直观上我发现最突出的缺点是高潮戏。经过全片各种精彩的文戏、武戏铺垫,最后的高潮却是很普通的动作戏,更没有1982银翼杀手那种象征意味,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不过总的来说, 维伦纽瓦仍是我最期待的好莱坞“作者”,一个能将好莱坞工业资本和艺术理念完美结合的作者。

       最后说一个我觉得很有趣的场景,Rick的女儿(记忆制造者)与K对话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机械姬》。迷茫的复制人,站在玻璃房间外,询问着里面那个宛如奇迹一般的存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astdi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么我将怎么面对我的存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