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它变成

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
他们知道你不会来,他们猜。
你可记得那天有多可爱?
假日!我不需要外套。

今天你来,而它变成
阴霾、沉闷的一天,
雨下不停,而且有点晚,
枝桠冷缩,雨珠滴不完。

言语抚慰不了,手帕揩拭不掉。

                  ——塔可夫斯基《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陈丽贵译

看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电影《镜子》时被旁白中的一首首凄美的诗所打动。《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就是其中的一首。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中经常穿插他的诗人父亲塔可夫斯基的诗,塔可夫斯基以其精湛的诗艺、深邃的精神内涵和感人至深的饱满情绪让人肃然起敬,令人相见恨晚。

这首诗记录了一个有关爱情的复杂的际遇。它以等待开篇,并且是“从清晨开始等待”,这一时间性的强调有助于切入爱情的主题(也只有等待恋人才从清晨这最好的时光开始吧)。与一般的等待相比,关乎爱情的等待可谓之“等待中的等待”——它将等待伊始的兴奋、等待中的煎熬、等待结束后的失落作为一连串的事件呈现出来,并加以熔铸和强化。

“他们知道你不会来,他们猜。”他们是谁?他们怎么知道你不会来?他们猜。尽管我也知道你不会来,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等待,但我仍在内心无比坚信:你会来!你一定会来!在等待的下一刻你可能就会出现,像奇迹一样出现,像天使一般降临,给我一个莫大的惊喜。“你可记得那天又多可爱?”即使你真的不来,你的心肯定也会为这绵长的等待触动,如果不是一颗石头的心的话。

等待对我来说仿佛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仪式。就像假日一样令人翘首企盼。“我不需要外套”,我只要赤诚。一颗心,一颗赤诚的心。

等待的结局怎样呢?“今天你来,而它变成阴霾、沉闷的一天”。这里出现了一种出乎意料的转折,正是这种转折打破了爱情诗的俗套,开始给诗带来一种深度。这时“雨下个不停,而且有点晚”,确实有点晚(不仅暗指黄昏,而且从昨日到今天,也已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等待和时间间隔),这场雨来自幽暗垂云的内心,它被赋予了情感的重量和深意。“枝桠冷缩”,语言具体而富有质感,直让人身心都在颤抖,仿佛亲身经历着这让人“冷缩”的一切。 “雨珠滴不完”,不会滴完,也不可能滴完,像情感的沙漏。

结尾另起一段,言尽意余,又恰到好处,仿佛从这里能寻找到另一首诗。情伤至此,“言语”又怎能抚慰的了?“手帕”又如何揩拭的掉?情如酒,致浓醉处,心俱翠樽漏。

回味全诗,前后两节强有力的转折也很容易让人产生这般疑惑:为什么“雨”在相聚后却下起来了,而且下个不停。这里似乎隐含一种复杂的情感纠葛和际遇,也许诗人在写一种更为本质意义上的精神的“缺席”。正是这种缺席,使等待最终落空,使希望转为失望 ,使人的灵魂难以慰藉。人在向晚的雨中被唤起一种莫名的“乡愁”,这与诗人之子的很多经典电影(其中一部就叫《乡愁》)的思乡主题恰相扣合。

最后把自己的一首短诗贴在下面,希望能为塔可夫斯基的原诗做注脚——

黄昏的街道

被喧闹切割的寂静之水流过黄昏的街道
我等你,伫立在这个城市孤独的一角
一场雨在内心滑落,陌生的面孔,枝桠冷缩
你飞如云,给我的灵魂烙下寒冷和疤痕
我也曾拥有一对天使的翅膀,如今只剩下仰望
而夜晚在我脚下层层铺开,像一张尸布
                                                           
                                             (2008年12月)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而它变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