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是在逃避这种生活荒诞的真相而悲天悯人

吾魂兮无求乎永生,竭尽兮人事之所能。
      
 如果说一生都不会将石头运到山顶的西西弗的人生是荒诞的,没有价值的,那么阿甘则是给我们演绎了一出现实世界里的英雄戏剧,在荒诞之中勇敢而坚韧的活着。不是他的足够智慧,而是最好的智慧。

 阿甘的智慧不多不少。在聪明人看来他是笨拙的,异类的。他的荒诞的生活甚至是我强加给他的。
 我们这类所谓的聪明人总是在活着的路上穷尽一生追求生活的真理和本质,像个忧郁的苏格拉底一样无法舍弃这种追寻,或者说追寻的心境和感悟。如果没有痛苦,人就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我们总是在逃避这种生活荒诞的真相而悲天悯人,不想甘愿终结在这种看上去荒诞的世界里。所以拼命狂奔着,却离生活的本质愈来愈远。

而在阿甘的眼里,如果不是妈妈告诉他不要让别人说出我比你聪明比你强大,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有聪明这个词。或许他甚至不会在向珍妮求婚的时候黯然神伤的说出自己不够聪明的话,也不会在听到自己有了儿子后一脸的无奈恐惧战战兢兢的问道“他足够聪明吗”的语句。当然他只是知道了自己没有足够的智慧,且是一个笨拙的人。对于智慧这个神圣的字眼,他在自己触摸到的范围内是无法了解的。其实他也不用去了解,他知道自己的局限性而愿意在这种局限性里释放自己的力量。所以当有智慧的人在拼命追求更高的智慧的时候,他在走自己脑中的唯一一条道,上帝给什么他就吃什么,即使是苦辣的也心甘情愿。就像西西弗知道终其一生他都不可能将石头推到山顶一样,他从不抱怨不放弃。也似亚伯拉罕一样为了信仰而服从上帝的一切旨意,烹牛宰羊献自己的爱子。

上帝即命运。

而所谓有智慧的人们却在为显示自己拥有的智慧,不断的在上帝给的巧克力中挑来挑去,无论挑到什么,总是感觉不到已经在手的巧克力有多好。

我们总是渴望自己成为智者,成为在生活里自由翱翔的圣人。所以我们通过不断地融入别人的生活,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毁掉自己的本来面目。其实,阿甘才是世界上唯一的智者,虽然他的智商让他成为别人眼中的弱智。

让我庆幸的是,阿甘有着一个智慧的母亲,一个看透生活却依然热爱生活的英雄。她跟阿甘说:“你和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一样,你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一点也没有。”阿甘的母亲给了阿甘一个保护罩,让他明白自己也是珍贵的存在,一个和柏拉图黑格尔一样的英雄般的存在。他不懂反抗生活,他被导演定罪,抛入一个完全与众人不同的历史之中,顺其自然的活下去。这与其说是导演对垮掉的一代的质问,毋宁说是探求一种自我的真正觉醒。
    
尼采曾经喊出“重要的不是永恒的生命,而是永恒的活力。”亦即无论时代怎么变,生活的本质是一样的,它就是那么朴实,生活怎么走只取决于我们对待它的态度。甘是一个坦然的生活的接受者,接受命运给他的一切。对他来说,逃离荒诞还是享受荒诞,都只是对自己生活的一个选择,run,run,run......
    
荒诞正是清醒的理性对其局限性的确认。阿甘在这个荒诞的生活里写出了一部编年史,创造出了一种崭新的精神心态。至于这部精神作品能否继续书写历史,至少导演和阿甘都竭尽人事了。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总是在逃避这种生活荒诞的真相而悲天悯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