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的旅行则是一种爱的煎熬

“在早晨,她就是洛,普普通通的洛,穿一只袜子,婷婷四尺十的洛。穿上宽松裤时。她是洛拉。在学校里她是多丽。正式签名时她是杜洛丽。可在我的怀里,她永远是洛丽塔。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

 
洛丽塔,生命之光,欲念之火,这样的光与火是多么的短暂啊!

在少年时期,亨伯特与一14岁的少女安娜贝儿发生了一段初恋,最后安娜贝儿因伤寒而早逝,造就了亨伯特的恋童癖。后来他邂逅了12岁的洛丽塔,洛丽塔的青春年少、妖艳妩媚、热情邪恶是对亨伯特的致命诱惑。而洛丽塔的青春不能永驻,妖艳不能永存,这就决定了亨伯特的不伦之恋是短暂的。如果说第一次的旅行对亨伯特是一种爱的享受的话,第二次的旅行则是一种爱的煎熬,一面是不伦之恋的谴责,洛丽塔对旅行的畸恋生活的厌恶,一面是内心深处无法抵抗的爱的诱惑,洛丽塔成为了他甜蜜而沉重的负担,他深陷在这纠结的爱中难以自拔。这次旅行其实也是一次逃避,他害怕这份爱会消逝,于是借助这旅行延长着即将消失的爱。

在奎迪拐走了洛丽塔之后,亨伯特失去了他心爱的洛丽塔,他开始一路的追寻,表面上是在追寻洛丽塔的下落,而实质是对自己回忆的搜寻,他无法相信自己失去了洛丽塔,希望能够在回忆中找到一丝慰藉。

三年后,他落寞的守在曾经和洛丽塔生活的房子里时,收到了洛丽塔的求助信,得知她已身为人妻。他带着钱开着曾经和洛丽塔一起旅行的老爷车找到了她。当一位面容成熟,身怀六甲的孕妇映入亨伯特的眼帘的时候,亨伯特的脸上掠过一丝短暂得让人无法察觉的喜悦与惊讶之后就只剩下悲伤了。他要求她跟他走,可是她拒绝了。当洛丽塔坦诚的告诉他令她着迷的男人是奎迪的时候,他反问她:“那我呢?”得到的却是一片沉默。眼前的洛丽塔已然不在是往日的洛丽塔了,往日的洛丽塔也不曾真正的爱过他。亨伯特心碎了,碎的彻彻底底。

亨伯特一个人开着老爷车离开了,车还是同样的一部车,只是这部车里少了洛丽塔的欢笑和歌声,少了他们曾经的欢乐,他永远的失去了洛丽塔。

 
“当时我耳际响起的... ...是一片儿童的欢笑声,令我心灰意冷的... ...不是身边没有洛丽塔,是欢笑声里没有她”。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次的旅行则是一种爱的煎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