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喜欢孤独啊

          ------ 那你是喜欢孤独喽?

      -------谁会喜欢孤独啊,只是不愿勉强交朋友罢了,免得徒生失望。

 

      记得看《挪威的森林》是十年前的事了,还在读大学,是当时很流行的一本书,至于是否看懂了自己也不很清楚,只有很潮湿的感觉留了下来。

      偶然在《将爱》的电影宣传旁边看到《挪》竟拍成了电影,我连忙网搜关于这部电影的一切,通常情况下这种文学性很强的故事并不适合拍出来,英明的投资人选择让陈英雄操刀,这让我放下心来,我知道他一定能拍好。至今喜欢越南只是因为两个人-------他,还有杜拉斯。

      尽管知道看过书是不适宜看电影的,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今晚的观影却让我对当年的书有了更深入的解读。

      在村上的笔下,也因为林少华翻译的功劳,文字节奏娓娓铺陈,淡的如流水如月光,主人经历的非同寻常消解在随意舒缓的语段里,一切陌生和不合理却被安排的自然抒情。 这些梦呓似地青春记忆片段拍成电影,如果不是陈英雄,敢问谁还能拍得集观赏抒情叙事于一体。责难他糟蹋原著的人就别再那么挑剔了。什么日本拍成了越南,什么选角失败,除了扮演直子的菊地凛子脸有点大这一点可以苟同。不过演技派也算弥补了这一点点缺陷,遥想《巴别塔》里她演的那个打排球的哑女,这个转型也算是可圈可点。

       仍旧是关于青春的伤与痛,成长的失去与选择,主人公渡边这个寡言的男孩一直在与身边的不断流逝的人和时光做斗争,原来是木月与直子,他们的三人行,大学里的永泽与初美,后来的绿子和男友,再到最后的直子身旁的玲子,渡边每每因为这个人而与他/她身旁的人重新建立起关系,又因为第一个人的突然离去而审视或改变自己的状态,或者与第三人一起缅怀,是的,他是总有些对过去的放不下。最后打给绿子的电话可以看作对昨日的告别和对成长的迎接。

       之前看书的时候,自己十分肯定渡边对直子的爱,总觉得绿子是突然闯进来的。我现在的理解是,直子是过去岁月缠绕他的影子,如同木月的死,直子走不出来,渡边他其实也从没放下。如他所言:这是种责任。 而绿子则是渡边前进的生活里新的内容,善言而又乐观。这更符合渡边内心所期待的性格。

        有一段直子问渡边:如果我一直无法和你生活在一起,你还会一直爱我么? 渡边没说爱,也没说不爱,他说:我是乐观的人。这是在雪里拍的一场戏,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场,雪里的两人很好看,有点像《情书》的镜头。

        不知道是我忘记了,还是影片刻意添加的那部分反越战的政治背景,这让我观影时想到前不久看的《颐和园》和《两生花》,而本片主人公渡边逆着行人走的镜头在那两部片子里也找得到,导演们是想说宏大社会背景中的脆弱灵魂的茫然与回避吧?是啊,那些东西或许从来都与我们个人无关,我们身上每天都在发生大变革,比得上任何一种社会运动。

        音乐和旁白对于翻拍文学作品的电影来说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这个片子里充满了流动感音乐,有点像《the hours》,时而在片中人讲话的时刻嘎然而止,片子颇有几处突然用了美式民谣,或许象征着青春的样子----在反叛纠结中的蜿蜒成长。

        对于一个越南导演,拍成这样的日本已经可以了,或许,这不是像不像日本的问题,是所有青葱岁月的共同话题,只是稍微提一下,片子里那个演永泽的实在让人失望,对于充满男性魅力的万人迷,至少也得应该是像江口洋介这样气场的吧!喜欢里面的木月,让人过目不忘的感觉,导演也给了很多镜头,让我差点以为这是男一。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      -------谁会喜欢孤独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