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全都是为了配合你才出现的

谁制造了我们? 谁又创造了这个世界?
 
这个问题已经缠绵了很久,自九岁时偶然就开始思考,一直至今,现如今感觉越来越强烈,虽然没能真正找到答案,但我相信还没找到了我相信以及值得的答案,你呢?
 
在某一天,你有没有会这样想,这个世界其实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全都是为了配合你才出现的,当你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这里会聚满了人,当你去另外的地方的时候,这个地方的人就又都消失了,直到你下次再出现。而你有没办法同时知道两个地方的情况,就算别人告诉你也可能只是为了配合你继续把戏演下去,一直到失去直觉,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正有未知数的人在观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他们看着你从小长到大,了解你的每一个爱好和习惯,可能甚至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而你,却一直活在这个圈里。
 
看完影片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一度想不起来主人公的名字,我一直觉得那是我自己在表演,当最后一个警员说,还有什么好看的,我一度认识那是在说我,最后不管楚门出了那个门后会怎么样,会不会找到撕杂志拼接的人,还会不会有新的楚门出现,这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我就是正在表演的楚门。
 
我们在这个看起来似乎是已知的世界里表演,就算某些时候突然会怀疑自己,但是很快会被自己说服,会在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以后还会用“活在当下”这种无用的话来麻醉自己,不,是欺骗自己,明明有那么多人不关心足球,别说球队甚至足球规则都不知道,怎么一到世界杯的时候全都通宵看球赛,好像不知道不看会显得自己神经病一样,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初中的历史政治都没及格过结果聚在一起统一的话题都是国际形势,你能看出来你家被强拆的形势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平时喜好都不一样,有的喜欢喝白开水有的喜欢喝茶有的喜欢喝汽水,结果当空姐问需要喝点什么的时候结果全都会说咖啡?为什么明明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却要偏偏隐藏起来好像如果自己如果和别人想的不一样会被别人认为成神经病一样,虽然自己内心已经骂了这个世界不下万变的神经病?结果最后自己都麻木了。
 
电影的内容讲述的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演员的演员的故事,楚门生活在看似世外桃源一样的世界里,讽刺的是这个小镇的中文翻译碰巧也翻译成了桃源,因为这个地方是隔离的影视城而已,而主人公从小到大从没出过这个圈,并且有着一份看似不错的工作,并且有一个看似不错的妻子,如果当时能和那个被强制带走的姑娘交往,也许他不会走出这个圈,但故事的主线永远没有如果,想象一下吧,朋友,如果你发现你的父母,妻子,朋友,以及在路上碰见的每一个人都是NPC,你见到的所有能真实见到的景物和人都是为了你才出现的,当你开始有所察觉的时候,你会怎么做?无非两种,一种是欺骗自己不是的,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自己也不是唯一的一个人,这一切只是自己太多虑了,就这样一直欺骗自己,现在自己都忘记当初的这个念头了,还有一种是当这种念头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会被自己吓到,在以后的时间内会不太频繁的想起,虽然没和别人说过这种想法但内心一直死死的认住这种念头,但是自己却不知道答案,甚至以后可能也不会有答案,你还会继续寻找答案吗?
 
楚门是幸运的,他有幸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当他朝着让他最恐惧的大海出发后,我一直静静的看着,看着他,也可以说自己,结果会怎么样,当船头撞在世界的边缘后,我相信当时的我已经泪花绚烂了,我看着他,也是想象中的自己,慢慢的走向通往外面世界的阶梯,一直打开门,看着那外面黑暗的世界,此时天空中的声音问他,外面的世界可能会更加黑暗,更加困惑,更加迷茫,甚至会更加丢失自己,你还会自己走下去吗?我对自己回答说,会。虽然很多局限都是自己设定的,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自己在困住自己。
 
他说,你不可能在我脑内装个摄像机,我想,这应该是全人类都要自己对从没见过的造物主说的话,人之所以能成为高级生物比猫狗高一等是因为人类贵有思想,并且能比其他生物更只管的表达出自己的思想,这是造物主给人类最美好的礼物,而此刻又可以隐藏自己别人永远不会看见的想法还有秘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这个时代都在朝一种共性的层次走过去?我不太肯定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还是我自己有问题,你有几个可以陪你说话的人呢?可以和你聊各种事物,可以一起怀疑这个世界,可以一起坐在断桥看着大海说我没有欺骗你的人呢?
 
楚门也是不幸的,还是因为他不幸知道了答案,他出去后,会不会还是怀疑已经来到的世界,会不会还是觉得这一切还是电视节目,这是罩子的面积又大了一点,以前只是几百平方公里,自己还可以走出去,现在的这个罩子会有多大,谁知道,可能再也碰不到第二个墙,那三十年后的生活又将怎样度过?不相信任何人?还是去试图相信任何人?他还能不能每天早上乐观的跟邻居打招呼?开车的时候自言自语?不用太担心自己的工作?还是每天只剩一件事就是时刻提防某个地方的摄像机?
 
再回首一路走来,我没遇见过天上突然掉下来照明灯,没有觉得某处都有摄像机,没有遇见死去后又突然回来的人,没有突然被一群人拉走的女友,没有遇见过突然性的核泄漏,没有遇见过所见过的人一直在城市里兜圈子,可能仅仅是我没仔细注意看而已,没有突然在车上听见自己将所做的一切的信息,甚至我可能去过很多地方,并且也出过海,也没有见过已经走了的人重新回来,最重要的是没有撞上过世界边缘的墙,那又是什么能让我一直 这种怀疑的态度,并且以怀疑就是十几年? 上帝没有把答案写在树叶上,答案也没有在空中飘。
 
说到这里,更重要的事情还在等着我们想,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会怎么样,万一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们又能怎么样,我们连地球都出不了,怎么去寻找这个世界的边缘?又怎么可能去找出去的门?万一根本就没有更+一层的世界,这就是最真实的世界呢?又或者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只是一个被看戏的人,甚至自己就是个NPC,只是为了迎合某人的意愿以及某人的出现才出现的,我们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一死了之?又或者期望也能驾驶着船除外经历过风浪以后也能撞上那堵墙?
 
以上问题现在没有答案,甚至以后可能也没有,我相信也没有人会为了这几个问题去用一生甚至如果有用来生的时间去寻找答案,甚至大部分人可能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上面的问题?当看见这些问题的时候会愣住一下然后对着我说一声:“你神经病啊?”我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我本来就没觉得会有大多数人想过这个问题,就像这部电影一样,虽然看过的观众不少,但和看过《泰坦尼克号》《星球大战》以及《猫和老鼠》《白雪公主》甚至春晚的观众比起来,这个数字比例就像一印度卢布和一英国英镑的比例一样,在大多数人眼里,这只是一个概念的东西的问题而已,回答起来就跟时光机原理一样,但这并不能阻挡我去寻找答案的旅程,可能还有另外的屏幕前的你,有提出的问题总是好的,但更敬慕的是那些苦于寻找答案的人。那些有着自责,敏感,博爱,求知欲,甚至有一丝任性的人。
 
还有一件事想在这里说一下,就是最近我已经放弃了以前的计划,这个计划开始于2010年,和小木还有条子一起吃饭的时候突然蹦出的念头,现在感觉说出来不是那么顺畅,当时我们计划去做盗版游戏,然后加上广告再分享出去,因为过程很简单,并且不是太复杂深奥,了解了当时的行情以及学习了批处理自解压,注册表注入恢复,还有文件的压缩原理,再加上文件的共享过程,整个过程基本也就结束了,唯一困难的就是去国外找破解游戏的下载过程,结果好像很多人一直在盯着我看一样,当我开始做的时候,电驴的大部分服务器开始查封,种子的跟踪服务器也开始大批遭殃,打击大批的盗版举动也开始大幅度开始,但这一切并没影响我当时的决心,因为当时还有115以及各个网盘,结果到现在这几个东西全快废了,而我也从一开始的盗版游戏一路扩展,破解的软件还有影印的书籍压缩的电影都做过,无奈回头再看却觉得这并不是一条值得去做的路,无从经济体制,只谈内心感觉,现在我感觉已经没地方再上传东西了,所以以后我也就不会在去做了,我自己想用的时候自己能找到就好了,以后会专心的去研究的影视制作方面,从拍摄到剪切我都有了解,现在只需要更加的朝负数方向走过去就没错了,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故事了,因为特效永远是外在,故事才是核心,虽然没能让某个姑娘在暑假期间帮把故事写出来,但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写出来的勇气,哪怕再多的人看完后会摇摇头说你神经病啊。
 
这部电影上映于1998年,如今已经过去了12年,但经典的东西永远都是经典,哪怕没人知道,直到过去一千年以后再被人翻起以后,它依然会是经典,我以前和别人打招呼一直使用“早”或者“早上好”,那怕是正在对方吃晚饭的时候,这部电影唯一真实改变我的地方就是,以后会在打完招呼后继续加上一句话,现在把这句话写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因为我很想体验一下对别人说句话的感觉,这句话第一个对别人说的是给我推荐这部电影的人,结果他说怎么会突然这么说,我跟他说这是你给我推荐的电影的很值得回味的台词,结果他说什么电影?那一瞬间我觉的他是给我透露了情报结果被带走了,代替他的是重新的一个人,但是我还没来得及考虑他对我说过的话的痕迹已经被擦去了,好像我没跟他说过一样,我现在还没敢去问他这个问题,万一他真的被替换了我没想过我会怎么样。对第二个人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姑娘,我跟她的时候她碰巧刚爬了五层楼梯,说完后她第一句回复就是你要去死啊?现在,你看到这句话了,无论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是刚开始做午饭还是刚刚午睡朦胧醒来。
 
早。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人全都是为了配合你才出现的

相关阅读